上海国际地面墙面材料、铺装及设计展览会

2020.12.9 - 12.11 | 上海新国际博览中心

 

一场具有实验性质的城市复兴——北京胡同更新改造

在北京老城复兴过程中,对北京胡同等旧建筑物的改造一直都是热点话题。北京胡同因其自身的历史价值,在拆与留中一直处于敏感地带。胡同的现状并不能很好解决居民的生活问题,但胡同本身具有的多样性的城市文化和自发生长出的充满生机的城市生活是需要保留的。所以很多建筑师投身其中,以做实验的姿态来改造胡同并赋予其新的功能。本次SURFACES China小编,精选了五个北京胡同改造的案例,希望通过我们的分享可以一探什么样的胡同改造是合乎情理的,是民之所向的,是未来城市更新中真正需要的。

“叠院儿”隐藏于北京前门附近的一片传统商业街区之中,占地面积约500平米。原建筑是一座颇具民国特征的四合院商业用房。与民宅相比,这里的房屋较为高大。南侧沿街是一排拱形的门窗,北侧的房屋则建有两层。在本次改造之前,房屋结构均被整体翻建过,院内并没有门窗和墙面,裸露着粗犷的木结构梁柱。

据说这里在民国时期曾是青楼,建国后又转变为面包坊,翻建之后就空置下来。建筑未来的使用被设定为兼有公共活动与居住的混合业态空间。因此,本次改造在提升建筑质量以及基础设施的同时,重在创造基于胡同环境背景之下的特定场景体验,以吸引日益多元消费需求的城市人群。

北京二环内的老城胡同区是一片独特的城市区块,平坦且密集,被20多米宽的高架环路以及尺度瞬间扩大的二环外现代化高楼与街区所围绕。工作室的基地位于东城区北边,近热闹的北锣鼓巷,周遭大多为住家, 四合院、杂院与四至六层老楼房为邻,零星小商铺 散布其中。北京的街道为方正布局,不过一旦进入胡同,街道宽度缩小至3-5m甚至更窄,曲折有机,是由人的身体和活动所衍生出来的城市尺度与纹理。

合院基地长13.5米、宽9.5米 ,推开木头门是由青砖墙围合的方正空间,两棵高大的银杏树立于其中,屋顶与银杏树下是一片独立的世界,宁静却仍在胡同的节奏里。我们在2017年的夏天遇见这个合院,当时房东正在重建木结构、青砖墙、灰瓦屋顶, 在一连串的沟通后我们决定租下这里,接手设计与改造,在这里扎根建立我们“工作的世界”。

胡同茶舍(Tea House in Hutong)位于北京旧城胡同街区内,用地是一个占地面积约450平米的“L”型小院。院内包含5座旧房子和几处彩钢板的临建。院子原本是某企业会所,后因经营不善而荒废。在搁置了相当一段时间之后,小院现在即将被改造为茶舍,以供人饮茶阅读为主,也可以接待部分散客就餐。

新做与旧况、低调与高端、市井与舒适,这三对有些对立意味的词汇在古老却快速更迭的北京常出现在有关设计与生活的讨论中。这个建筑自从民国时期,伫立在北京中心前门大栅栏古城区域已经有接近一百年的历史了。这个建筑从民居变为零件工厂,后又变为麻将棋牌室,几经变换,几经异手。现在它将被保护改造为一间地下酒吧俱乐部。

项目位于北京东城区西扬威胡同,院落格局方正,是一个标准四合院的倒座。屋主一家是本地居民,三代人在院子里生活了四十多年,尤其对院子中央的大枣树感情深厚,对设计师的改造寄予厚望。

原有存在木结构遭腐蚀、强度破坏、空间压抑灰暗等明显不足,院内更是私搭乱建出各种房间,蚕食了本来开敞的院子。院子新的功能使命是一个小型精品民宿,设计者首先希望恢复四合院的精髓,创造一个豁然开朗的院子,把枣树、阳光以及使用者的各种活动装进去。两个L型房间的布局帮助设计师实现了这一空间,沿街的北房与东房是一个公共客厅连带两个客房,南房与西房被分成三间不同大小的客房。并以京剧特有的角色生旦净末丑来命名这5间不同性格的房间。

以上就是SURFACES China小编为您带来的行业资讯,更多资讯请登录SURFACES China官网,或到本次建筑设计展一睹为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