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国际地面墙面材料、铺装及设计展览会

2020.12.9 - 12.11 | 上海新国际博览中心

 

瓷砖企业东鹏控股上市为什么那么难?

家居企业,特别是瓷砖行业为什么要上市?

上海瓷砖展给出一个答案——上市对产权的保护,对所有权的确认是中国所有渠道里最有效的途径。

在上海瓷砖展看来,东鹏控股上市的过程颇为艰难。

2013年曾赴港上市,2016年之后又开始私有化退市回归A股。

2019年10月25日,东鹏控股总部整栋楼都欢腾了,东鹏控股IPO终于过会了。

不过,羡慕嫉妒恨的眼神时时刻刻都盯着东鹏控股。没过多久,告状信就递到了证监会,因为股权权属不清晰。

东鹏控股IPO就停滞了,风风火火筹划的上市典礼也一拖再拖,截至2020年8月21日,东鹏控股依旧还没有上市。

2020年7月,东鹏控股新增开庭共9起,其中8起案由均为股东资格确认纠纷,并已集中于7月13号开庭审理。几十位自然人谁也不愿意错过千载难逢的暴富机会,一纸诉状将东鹏控股告上法庭,要求确认自己的股东身份。

对于这些自然人来讲,到底是借款还是股东出资有争议的,自然人会为自己的权益死磕到底。

然而对于东鹏控股而言,则是度日如年!

为了冲刺IPO,东鹏控股只能应对这些官司。

为什么东鹏控股IPO上市如此之艰难呢?

说来话长。

这是一段悠久的历史,在历史条件下,股权的演进悠久难以说明。

1972年就成立的东鹏控股,历史上股权转让有两次惊险的飞跃:

第一次是2000年3月23日,当地政府将东鹏创意48.9%的股权转让给何新明、招赞成、徐平、陈昆列、苏森、冯储等六位自然人,转让价格按评估机构评估的东鹏创意净资产下降20%。这里不仅仅价格低于评估价值,东鹏创意转制时,除何新明等6 位自然人直接受让东鹏创意48.9%股权外,东鹏创意工会代表东鹏创意职工受让东鹏创意其余51.1%股权。

第二次是2007年5月31日,东鹏创意工会委托联力加工厂将持有东鹏创意全部44.86%股份划转给佛山东联盛。

这两次转让涉及两大经典问题,低价转让国有资产以及国有企业员工持股平台为什么会变成大股东的持股平台,尤其是第二次股权转让,不仅有一些自然人不同意,而且这些人还在后来起诉东鹏控股。

相比较而言,同为佛山瓷砖大佬,马可波罗选择迂回作战——借壳四通股份上市更为实际。

2019年,四通股份股东转让18.88%股权,马可波罗的三大股东黄建平、谢悦增、邓建华等接盘。

2020年3月27日,四通股份定增方案获批,发行价格为6.17元/股,折价率为20%,募资总额不超4.94亿元,四通股份的发行对象为唯德实业、雄创投资、昭时投资、王尊仁,锁定期为18个月,其中唯德实业认购占比达50%,唯德实业的控股股东为黄建平及其一致行动人,就是瓷砖业巨头马可波罗的实际控制人。

答案水落石出,相比东鹏控股的上市纠结,或许还不如马可波罗借壳上市来得痛快!

来源:GPLP犀牛财经(ID:gplpcn)